第52章 十三生肖,大夜将亮(感谢 “logwait”的白银盟)

泛黄的画卷上,皮包瘦骨的猪形异兽,在缭绕的香火中显得诡异狰狞。

王甜甜……不,王饕的声音从一个女人,竟是变成了男人,低沉略带磁性。

“你刚刚是在……做法!?”张凡目光猛地一沉,厉声道。

他闯进来的时候,眼见王甜甜身陷血池,便先入为主,以为她被当成了活祭,现在看来,他是在池中做法。

真正的活祭是……

“本来是你,现在却是他!”

王饕漠然地看着还在微微挣扎的何非,眼中竟是漠然。

“你没用了……龙涎自然也是没有资格享用了。”

王饕舔了舔嘴角,他的外貌依旧是王甜甜的模样,甜美可人,然而声音却低沉略带磁性,如此诡异,让所有人都露出异样的神色。

“你……”何非身躯颤动,艰难地转身,似要在濒死之际,抓住对方。

噗嗤……

就在此时,王饕的手掌猛地一握,那可原本还在跳动的心脏猛地爆碎,紧接着,何非便如同死狗一般,被前者扔进了血池。

嗡……

突然,原本已经熄灭的七盏烛灯却是重新燃烧起来,池子内的猩红液体咕咕沸腾,竟有一丝澄澈的液体,如同琼浆一般,缓缓析出。

“张凡,快走!”

就在此时,温禾一声轻喝,猛地提醒。

嗡……

几乎同一时刻,张凡已经动了,他双手结印,身后天蓬牙未曾散灭,恐怖的力量直接压向了王饕。

砰……

王饕立地不动,紧紧抬起一根指头,缓缓探出。

匪夷所思的一幕出现了,一声爆响划落,无坚不摧的天蓬牙却是在那根指头面前再也无法挺近分毫。

“好学弟,你还太嫩了!”

王饕嘴角微微扬起,露出一抹调侃的笑容。

轰隆隆……

紧接着,他的指头轻轻弹动,一道道裂痕浮现在天蓬牙之下,转瞬之间,獠牙爆碎,荡起的余波将张凡猛地震飞出去。

“张凡,你很特别……现在开始,我注意到你了。”王饕舔了舔嘴角,目光却是轻轻移动,落在了姜莱的身上。

“不过,你更加特别,竟然能以人身定龙脉?这似乎是一种很古老的道法……”

王饕伸出了湿滑的舌头,看向姜莱的目光炽烈无比,泛着别样的异彩。

“让我来看看你的身子到底有多么的美味……”

说这话,王饕便走向了姜莱。

“你踏马别碰她!”

张凡一声暴喝,挣扎起身,朝着王饕扑杀而至。

“好学弟,你活得不耐烦了。”

王饕立在原地,眼皮都没有抬一下,眸子里唯有轻蔑和冷漠,就在此时,他缓缓抬起右手,轻轻探出,摊开的手掌中央竟然长着一张嘴,一张如同猪一般的嘴……

吼……

与此同时,那猪嘴猛地张开血盆大口,竟然如同口袋一般,罩向了扑杀而来的张凡。

轰隆隆……

突然,一道璀璨的雷光猛地闪烁,在张凡和王饕之间猛地炸开,恐怖的波动,将两个人都震飞了出去。

“五雷正法!?”

弥漫的烟尘中,王饕缓缓走出,身形优雅依旧,原本轻松漠然的目光却是浮现出淡淡的凝重之色,看向来人。

“白不染,好久不见了!”

“老板!”

“你可算来了!”

温禾和江葫见到来人,便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,眼中竟有晶莹闪烁。

“亥猪!?”

“你还记得我?”王饕舔了舔嘴角,盯着白不染,仿佛见到了最心仪的猎物,整个人都充满了兴奋。

“你们可真是阴魂不散,竟然还敢露面!?”白不染面色阴沉,冷冷道。

“你的【五雷正法】炼得不错,这么多年不见,我正想讨教。”

说着话,王饕将修长的衣裙猛地撤掉,露出了纤细白嫩的大腿,一抬手,做了个请的姿势。

嗡……

就在此时,一阵灰蒙蒙的烟雾在王饕的身边猛地涌动升腾,一只干瘪的手掌从中探出,死死地按住了王饕的手腕。

“走吧!闹出的动静太大了……”冰冷的声音从那灰蒙蒙的雾气之中传出。

“子鼠!?”王饕眉头一挑,却未曾多言,只是冷冷地看向白不染。

“真是可惜啊,久别重逢总是如此短暂……”

“白不染,我们还会再见的,你跟我们是同一类人……”

说着话,王饕转身,步入那灰蒙蒙的雾气,刚刚走进一般,他停驻脚步,突然回首,看向白不染,露出了一抹玩味的笑容。

“弑师的感觉怎么样?”

话音刚落,王饕一步踏出,竟是消失在那灰蒙蒙的雾气之中。

白不染瞳孔遽然收缩,双拳紧握,青筋浮动,凝神再视,那诡异的灰色雾气已然消散无形。

哗啦啦……

就在此时,张凡从血池之中爬了出来,显得有些狼狈。

“没事吧!?”白不染神情稍缓,看向张凡。

“没事……你认识他?那是什么人?”

张凡面色阴沉,咬牙问道。

刚刚面对王饕,对方简直是在戏耍他,那种绝对碾压的力量让他感到无力。

“不要放在心上,你才修炼多久?别说是你,就算是我,也不敢随意招惹这些人……”白不染看出张凡的心思,沉声道。

“这些人?他们是谁?”张凡忍不住问道。

“十三生肖!”白不染略一沉默,吐出了一个名字。

“十三生肖?那是什么?”

“别问了,快走吧……该有人来了。”白不染摇了摇头。

“谁回来?”

“上面的人。”白不染指了指头顶,未曾多言。

砰……

就在此时,姜莱终于支撑不住,瘫倒在地。

张凡面色微变,赶忙上前,将其扶起。

“老板,姜莱她……”

“没事,先离开这里再说。”白不染略一查看,旋即摇了摇头,带着众人离开了这是非之地。

今夜注定无眠,回到夜不亮之后,白不染和老余为众人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势。

温禾和江葫还好,张凡受伤不轻,却也是皮外伤。

唯有姜莱,一直昏睡不醒。

“没有大碍,她只是累了……”

白不染给众人喂了一颗定心丸,便将大家一一送回家。

一路上,张凡沉默不语,他总觉得白不染有什么话没有说出口。

回到家中,张凡只觉得疲惫无比,自修行以来,他从未有过这种感觉,好似身体被掏空了一般。

原本还想入定修炼【南北宗源】,可是只支撑了一小会儿,他便呼呼睡去

夜深了,张凡躺在床上,呼吸绵长。

天花板下,他的元神出窍,盘坐如入定一般,身前却是漂浮着一团晶莹的液体,恍若琼浆一般……

七星封龙口,大凶生龙涎……

此时,张凡的元神双手结印,吞吸炼化起这道门至宝。

与此同时,张凡的梦中,他又回到了十二岁的那一年,那一天,那场车祸……

黑夜如恒,周围一切混茫,他依旧什么都看不清,唯有大雨滂沱,冰冷的雨滴砸落在他的脸上……

忽然,远处一道雷霆震动,竟是有微弱的声音传来。

就在此时,十二岁的张凡猛地抬头,他竟然在中无尽的黑夜之中见到了一丝光亮,即便微弱,却让他看清了一些模样的影子。

此时此刻,他才发现,自己并非是在公路之上,眼前似是一座高山,古拙苍耸,破旧的碑文伫立在山脚下,上面笔走龙蛇,隐隐间透着两个字:

龙虎!!!